頭版的照片

A5報紙本文 

http://www.nownews.com/2009/02/16/327-2409176.htm

一早到天母運動公園回家,就接到表姊的電話:「妳上了中國時報頭版了!晨間讀報新聞把妳生病的事都報出來了!」

我不是第一次上報紙,但是通常是以醫師的身份上報紙,教大家如何照顧健康。以病患的身份上報紙還是頭一遭,而且標題還是:「名醫健康難自顧..」真是尷尬。原本生病的消息並不想讓很多親友知道,因為他們知道了,免不了一番安慰,這麼嚴重的病,也不知如何安慰起。安慰了,我們也不知道如何應對。媽媽的眼淚已經乾了又濕濕了又乾,想我乾脆好好療養就好,聯絡親友的事暫時就擱在一旁。沒想到報紙倒是「幫忙」散佈消息了!!

早上就有記者打電話到家中。記者:「翁醫師,我們大家都很關心妳的病情,不知道妳可不可以接受採訪?」

我:「不太方便耶!」

記者:「為什麼呢?妳現在情形怎樣呢?」

我:「我剛做完第二次化療,體力很差,除了吃飯,就是一直想睡覺…」

記者:「那妳要好好休息」

沒想到接下來又一直接到遠近朋友的電話,連美國和日本的朋友都打來關心了。可見中國時報的威力真是無遠弗屆。接下來朋友李打電話來:「翁翁,妳上午間新聞了。」

我:「怎麼會,我又沒有接受採訪!」

李:「可是電視上說聲音來源是妳啊!!」

我:「那『我』說了什麼?」

李:「『妳』說妳現在每天不是吃飯就是睡覺。」

我:「嗄~~~」 怎麼會這樣,形象都毀了。嗚嗚嗚!

因為下午實在很想休息,乾脆把手機關了。新聞的部分我自己沒有看到,聽說是電視台把我以前上節目的片段剪接,加上我的「聲音來源」,又把另外兩位因病過世的醫師們一起弄成一段新聞。然後我們科的同事中午休息大家一起看新聞,看到我以前的節目片段加上其他醫師的新聞,大家開始亂揣測一番,打電話想問我近況(我在睡覺,關機了啦),找不到我了,有的同事開始掉眼淚。終於,秘書Lynn找到我家電話,她用非常擔心的語氣溫柔的問我:「翁翁,妳還好嗎?」我:「還好啊,我在睡午覺!有什麼事嗎?」我用非常慵懶的聲音回答。然後Lynn就笑起來了,告訴我科裡發生的事。

有的朋友很生氣,覺得報紙新聞都沒問過我就把我生病的消息寫出來,是侵犯我的隱私,搞的大家都知道了!我自己倒沒有這麼生氣,因為多次上報紙的經驗告訴我,會注意到「我」的新聞的,都是原來就認識我的人,不認識的還是不認識,只當過眼雲煙。甚至連認識的人都有可能「有看沒有到」。上報的當天下午,剛好有事到姑姑家。姑丈正好就在看中國時報,爸爸告訴他我的照片在頭版。因為跟第一家庭弊案的新聞放在一起,姑丈說:「喔!我以為那是吳X珍的照片」~~~太誇張了吧!!各位看官,你們評評理,有像嗎?

中時原文:

平日照顧病人健康的名醫,身體出狀況也難自保?牛年才開春,醫界傳出幾件讓人震撼的訊息,國內手外科權威台北榮總醫師劉毅竟在屆齡退休隔天猝死,同事不勝唏噓;皮膚醫學界的「美女醫師」翁雯柔被診斷出末期肺腺癌,讓長庚醫院的同事和老病人心疼又感慨。

 

 劉毅是北榮一般手外科主任,擅長顯微重建手術、斷肢再植,國內許多知名運動員手傷都由他診治。人高馬大的劉毅今年一月十五日六十五歲屆齡退休,隔天前往銀行辦事途中,發生動脈瘤破裂大出血,緊急送醫回天乏術。

 

 北榮手外科權威劉毅退休隔天離世

 

 一位榮總人員感慨說,退休前一年,劉毅在醫院健檢已發現心臟有一顆五公分大的動脈瘤,當時建議他趕快處理,劉毅堅持等退休再動手術,較不影響工作;誰知世事難料,退休隔天就發病猝逝。不少榮總人都覺得老天實在太不公平了。

 

 此外,有「美女醫師」稱號、門診超人氣的長庚皮膚科名醫翁雯柔在農曆年前被診斷出肺腺癌第四期。五十五年次的她不菸不酒、沒有肺癌家族史,平日很注重保養,常吃蔬果,不愛肉類油炸物,每天早上都起床做早操。

 

 友人透露,翁雯柔非常好強,平日除了看診,獨力帶小孩,還繼續攻讀博士班,又要寫書、寫文章、上節目,幾乎蠟燭多頭燒,身體早已亮起警訊。她曾咳嗽好一段時間,但胸部X光無異狀,身體酸痛的症狀她也一直以為是「太累了」。

 

 長庚「美女醫師」翁雯柔長期抗癌

 

 一位醫師表示,肺腺癌症狀很不典型,初期根本無症狀,後期出現咳嗽、胸痛、痰中帶血、反覆肺炎、體重下降等症狀時,多已轉移或擴散。目前院方已組成醫療小組全力治療。

 

 已完成二次化療的她精神體力還不錯。翁雯柔勇敢的說:「一開始害怕驚慌,現在已欣然接受,準備長期抗戰中。」

 

 平日一般民眾就醫時,醫師總是耳提面命叮嚀病人多注意健康,但不少醫師對自己的健康卻相當輕忽。數年前,六十一年次的前台大外科醫師劉明松本身是B型肝炎帶原者,從診斷出肝癌末期到病逝僅三周;劉毅的猝逝和翁雯柔的罹癌消息也震撼杏林,讓不少醫師警覺,健康不能只是說說而己。

 

全站熱搜

wongw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